欢迎收藏期货入门网,为你解决一切期货开户、期货开户条件、期货开户云、期货手续费和保证金问题,欢迎咨询!

主页 > 期货入门 > 期货投资策略 >

寻找价格波动的内部结构与周期性秩序

时间:2019-08-23 20:00 来源:期货入门网 作者:admin 点击:

寻找价格波动的内部结构与周期性秩序


导读:
极致,简单的理解就是把一件事做到完美,达到的最高程度。如果在投资的路上,做到了极致你也就成功了。

一、市场是什么?
在市场中摸爬滚打的时间久了,人们被一根根K线推着往前走,难得停下来认真想一想那些关乎交易的根本问题。

比如,市场到底是什么?初看起来这个问题很简单,市场就是买卖的场所,一系列简单的交易规则所构造出来的场所,这有什么问题吗?

期货
如果追根究底的问一问,事情就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比如,简单规则它又是如何形成极为复杂的价格走势的呢?事实上,不止一个人、不止一部书试图回答这个问题的,如有效市场、资本资产定价模型以及由此衍生的其他数量众多的模型,都在试图回答市场是什么的问题,但我个人认为最好的、最简明、最少假设的解释是彼得斯的分形市场假说。

彼得斯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大量的金融数据的研究,解释了金融市场非线性动力学的本质问题。他从非线性动力学的角度出发,认为市场犹如一个正在进化的有机体,不是个别部分的总和,而是整体的、非线性的复杂系统。

这个系统永远处于不平衡的演化状态,而平衡却是稍纵即逝的。

这就意味着市场是一个历时动态的存在。这个历时动态的特性,使得简单的因果关系经市场迭代之后变得无比复杂,而这种复杂性往往超出了交易者的认知能力。过去已去,没有现在,未来难知。过去不可重复,只可理解;未来不可预知,只能猜测。这就是市场的本质属性,我把市场的这个属性叫做历时动态。

历时意味着时间仅是变化的标尺,正如我们生活在现在,但现在正在飞逝。现在似乎并不存在,因为一旦我们意识到现在,现在就成为了过去,而未来已来,成为现在。至于过去不可重复,未来不可预知,这正如央行货币政策对市场的作用,一项政策出台之后只有市场反应了这项政策,我们才知道它对市场施加了影响,但未来的政策对市场的效用却是不可预知的,因为交易者会根据其交易目的、交易期限等有选择性的评价信息,不同的交易者对信息的理解是不同的,这就意味着不同的市场状态对信息的反应也是不同的,甚至有极大差异。即同样的政策对市场将施加不同的影响,市场会有截然不同的反应,这就意味着过去不可重复,未来不可预知。

如过去只可理解,未来不可预知,岂不意味着市场是随机的?我们岂不是陷入了不可知的泥潭?回答是否定的,事情远不是如此悲观。

众所周知,随机事件不依赖于时间,如抛掷硬币,无论抛掷多长时间并不影响硬币正反面出现的概率。而作为一个复杂系统的证券市场,尽管每一个交易者的行为都是随机的、不可预知的,但由于时间这个要素的加入,使得这些随机的个体作为一个整体却自发的构成一个具有内在一致性的结构,其在整体上、全局上呈现一种大尺度上的高级别秩序。换句话说,市场的这种历时动态的特性,往往意味着一个确定的逻辑关系、一个可知的非线性关系就掩藏在市场的复杂性之后。

市场是历时的,但它却是实在的。

我个人认为,一个国家的股市是这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集中反映,是一个国家法治状况甚至是民族精神的集中反映。有什么样的国家和民族,就有什么样的股市。在这里,白酒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在国人的传统文化中,白酒被赋予一种英雄主义情怀,“白酒情结”普遍存在于中国人的精神深处,因此,白酒板块一直是市场的热门板块之一。这在西方或伊斯兰文化中或许是不可理解的,但在内地市场却是一直存在的。

股市是历史与现实的集中反映,不可能脱离历史与现实而存在一个理想股市。明白了这个道理,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而又可以理解。如内地股市被人所诟病的投机市,在一个充满焦灼感而一切都是不确定、一切都是未知数的时代,在资本具有无限话语权的时代,它的股市除了投机市还能是什么?

其实,在资本驱动的时代,一切事物都可以被赋予投机的特性,郁金香、邮票、石头、房地产等等,浮躁、盲动、狂热的非理性情绪把价值与价格完全割裂了。应当把投机看做附着在金融资本之上的固有特性。所以,那些具有投机特性的一切狂热现象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了。理解了这样的事实,交易者对投机应当持有的态度就是不言自明的了。

股市(金融市场)是一个历时的动态,又是一个现实的存在。它的这个特性,就其表现形式而言,具有与自然界存在的分形形体完全不同层次的复杂性,而股市这种表面无规则的复杂系统具有更高层次的秩序与动态稳定的内部结构,这就是分形市场假说的内核。

在我看来,它的独创性在于它提供了不同以往的方法论。人们观察事物往往从总体开始,只要总体具有某种特征,就说它是什么或不是什么。但分形市场从一个截然不同的角度提出观察事物的方式。(1)表象在微观层次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细结构从而;(2)这种微观结构又是如何决定繁复多样的宏观表象的——我把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叫做结构分析。

结构分析遵循简单性原则,即从尽可能少的假设或者公理出发,通过逻辑的演绎,概括尽可能多的经验事实。通过认识部分或局部的内部结构来反映复杂系统的整体,我觉得这个思路是切实可行的。系统整体如论如何复杂总是由子元素组成的,而系统中每一个元素都反映和内涵整个系统的性质与信息,即元素映射系统,而分形的思想又找到了从简单到复杂、从局部到整体的媒介——相似性,这就使得人们的思维方法跨越到非线性的层面,从而很好的解释了简单与复杂、局部与整体、微观与宏观之间多层面、多视角、多维度的关系方式,为人们从局部认知整体、从微观认知宏观、从有限认知无限提供了多种可能性,这样的关系也为学界共识。

如果从结构分析的角度观察金融市场的价格波动,至少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获得一些新的认识:

相似性与自组织
毫不相关的那些经济数据图表看起来都很相像,不仅如此,即使时间刻度大不相同的图表,它们的形状看上去也是大差不差。比如上证指数的图表走势,5年的走势和5周的走势甚至5分钟的走势看起来都一样,是自相似的特性。这个特性与自然界的分形特性是完全一致的,不管如何放大与缩小,总保持同等程度的复杂性。这一点并不是所有的形状都具有的特性,如手划的弯弯曲曲的一条线,无论多么弯曲环绕,放大其中的任何一段,当放大到一定程度,整个线条就会变得非常简单。

而分形的形状,如海岸线、山峰、云朵、菜花的花瓣等,它们的典型特征就是不管放大多少倍,其形状的复杂程度都一如既往。

股市的走势稍有不同的是,由于加入了时间的因素,它不可无限放大,最多放大到以秒为单位,再小就失去了考察的意义。

尽管分形形状具有无穷的复杂性,但它们却是建立在简单的数学法则之上,人们可以通过简单的迭代函数创造无限复杂的分形形状。这一点与金融市场(股市、汇市、期货等)价格的生成具有非常相似的地方,即由简单的交易规则生成繁复多变的价格走势,复杂的价格走势建立在简单的交易规则之上。

市场分析的目的是寻找市场价格波动的内部结构与周期性秩序。如果价格波动具有从简单过度到复杂、局部过度到整体的自相似的特性。我们既可以从短期的价格波动结构模式出发,去研究其中长期的结构走势与周期性特征,亦可以从中长期的价格结构模式出发,去研究短时期的价格结构变化与周期性特征。这就为短期交易或者中长期交易建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对于金融市场,可以观察到这样一种现象,即从表面看,市场总能够在重创中自我恢复,亦能在非理性繁荣中种下危机的种子,市场似乎天然的具有自我矫正、自我恢复的功能。换句话说,金融市场的价格行为总是内生波动的,使得证券市场具备了自组织的特性,而外因退居于从属的催化因素的地位。没有组织者,相互独立的单元作为一个整体相互协作,市场本身不依赖于组织者而自我修复、相互强化,这样的自组织行为对于金融市场具有特别的意义:

市场的自组织把管理者这只“有形的手”排斥在外了。

即使发生崩溃性的“灾难”,那也是市场自身的必然选择。除非恶意操纵、内幕交易、虚假披露、会计粉饰等有害市场的行为需要监管者出手,最明智的选择莫过于无为而治。至于肆意修改交易规则等人为调控市场的干预手段,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事实上,众多的所谓“救市”行为一再证明,它或可改变短期的价格波动模式,但在中长期上是根本无效的,而“救市”往往向其反面转化最终变成了“戕市”。

波动性与结构有序
股市是众多交易者的集合体,众多交易者具有各不相同的行为特征,有不同的交易期限,而交易期限对交易者行为有重大影响。如小额的个体交易者显然不同于拥有庞大资金的机构,前者的过度交易并不扰动市场,而后者则会在较长的时期内保持相对的稳定。

不同期限的交易者对信息的评价与认知也有显著不同,小额的个体交易者可能更偏重于价格和市场气氛,而对于长期限的机构交易者而言,其交易决策更偏重于企业内在价值。当市场是由处于不同交易期限上的众多交易者组成时,市场的波动性就是其天然的属性。

可以想象,如把小额的短期限交易者排除在外,市场上都是巴菲特一样的长期限交易者,那么市场就因其失去波动性而崩溃,不复存在。

对于市场的波动性,有不同的理解。有效市场理论认为这种波动性是随机的,不可预测。这个理论的前提建立在“理性人假设”上,他们认为所有的交易者获得的信息都相同,对信息的评价亦相同,因此,价格的波动即时的反映了所有已知的新的信息,市场的波动性当然就是随机的了。代表性的意见存在于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中:《漫步华尔街》的作者麦基尔有一个著名实验,一只被蒙上双眼的猴子掷飞镖而选中的股票与那些投资专家相比较,猴子的表现更好一些。这个故事是想说,这个市场的随机性、不可预测性是不言自明的。

然而,市场中的交易者事实上并不能够获得完全等价的信息,对信息也存在截然不同的评价,交易者的风格因此而变得大不相同。一部分交易者其决策依据可能是公司长期收益前景,另外一部分交易者则可能是依据预期交易,即根据其他交易者的意图而选择自己的交易策略,通常的做法是依据图表分析来判断价格趋势,他们被称作投机者。这里的投机并无贬义,它是一个确切的中性词。毫无疑问,市场中确实存在数量众多的图表交易赢家。如果价格波动是完全随机的,长期而言,那就不可能存在超越指数的图表赢家。数量众多的交易赢家的存在,至少说明股市的波动性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不可认知的。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线性过程具有高度的可预测性,如一列火车,速度、时间、路程的简单线性关系使其具有高度的可预测性,这种高度的可预测性使我们的日常生活舒适安全。

但金融市场则是大量的非线性关系所主导的市场,是一个具有非线性动力特征的复杂系统,它是整体结构性与局部随机性的统一体,价格波动主要是以多种周期性叠加其上的结构演化的方式表现出来。

在结构的周期性有序演化这个层次上,价格波动是可以被认知的,尽管这种认知与简单线性关系的“可预测”是完全不同的。即是说,金融市场高度复杂,但也并不同于数学上的“三体”求解问题,扰动市场的因素固然很多,但归根结底是卖方与买方、分力与合力的问题,价格波动的方向归根结底只有两个:

要么上,要么下,只不过这个方向是以结构演进的方式完成的。

人性使然。交易者在潜意识中总希望可以有一个简单因果关系存在,有一个足以依赖的确定性存在,但金融领域是不同于自然界的非线性的复杂系统。虽然看似紊乱随机的背后往往一个确定的逻辑关系,一个可知的非线性关系,然而金融领域却近似于一种色混沌,内禀的随机性又叠加一个或多个时间周期。

这意味着,金融市场的价格波动是一种结构演化或跃进,其价格波动的结构模式是可以预期的,而其价格涨落却是内在随机的,不可预知。其实,曼德博罗在上世纪60年代曾经指出:资本市场的收益率并不服从正态分布,而具有典型的尖峰、厚尾特征,实际上服从于一组稳定帕累托分布,一定条件下对应于分数布朗运动,具有自相似、长期相关和统计自相关性。资本市场的这种特性已经把简单的线性因果关系排除在外了,换句话说,牛顿经典力学世界的那种“可预测性”与资本市场的“可预测性”完全不是一回事,是两种完全不相干的概念。

技术分析
价格波动的结构有序与历时随机的特性,是技术分析的基础。技术分析只有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才是有效的可证伪的分析方法。然而,日用而不自知。尽管很多人使用“技术分析”的方法去交易,但对技术分析的认知有可能是完全错误的,与真正的技术分析有可能完全是两码事,这也是多数采用技术分析的交易者并不能取得或保持好成绩的原因之一。

下面要说的这个小故事很有启发,说某人正在上网看行情,一个乞丐靠过来说:“长期均线金叉、KDJ数值见底,这股要涨了”。这人很吃惊,就问乞丐你怎么也懂这个?乞丐回答说:“正是因为懂这个,我才有了今天!”

可见,某些所谓的技术分析不过是披上一层理论的外衣,距离真正的技术分析差了十万八千里。比如技术分析有三大假设,历史重演即是其中一个。但由于非线性的特性,股市没有历史,只有历时,这就把历史重演的假设彻底颠覆了。如果罔顾历时动态这个特性,它将使你的交易变得愚蠢而执拗,如价值交易者把价值投机简化为长期持有,殊不知不确定性的存在将把“长期”两个字扯得粉碎。

又如,广为交易者所熟知的支撑与阻挡的问题,在一轮反向的价格波动中,支撑与阻挡往往不堪一击,运用“支撑与阻挡”制定买卖策略的交易者往往得不到好的效果,这就从反面说明了金融市场中的“历史”是不靠谱的。

交易者总倾向于寻找确定性,但不确定性才是市场的本质。

时间越长,越是不可认知,这就是金融市场的魅惑之一。所以,不要试图把交易的基础建立在预测上,但要明白分析是什么。分析仅仅是指结构的识别与策略规划。交易者总喜欢预测,但极少想一想市场是不是可以预测、在何种程度上可以预测,这是一个根本问题。运用技术分析的交易者必须考虑一个问题:我所使用的方法本身符合市场自身波动的逻辑结构吗?

记住,分析不是预测。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多数交易者会形成自己的一些交易模式,交易者事实上是根据其交易模式去操作。但很多人往往会忽略其交易模式的思维逻辑是什么,就是说,交易者仅仅试图修正完备其交易技巧是不够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一定要使自己的交易模式契合市场波动的基本逻辑。

如果你仔细观察,几乎所有成功的投资人都在使用几乎相同的投资策略。而正确的交易策略往往是通过排除法得到的,这是分析过程中经常被使用的逻辑技巧。即是说,如果我们可以排除所有的错误答案,剩下的无论多么不可能都将是正确的。

对于价格结构的提前预估,总是存在多种可能性。交易者应当根据对未来可能性的预估情况,制定相应的策略,然后通过其后的实际走势,把不符合实际的策略排除,那么最后的即为最优策略。可见,事前并不存在所谓正确的交易策略,交易者不可能事前就知道哪些是好的策略,哪些是不好的策略。查理.芒格推崇的“少数几个好的决策加上极大的耐心”的交易策略也并非绝对可靠。正如“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军事策略,时间、地点、双方实力以及指挥官的不同,其执行的效果会出现极大差异,它对于项羽是一个好的策略,对于马谡就是最糟糕的策略。事情往往违背初衷、走向反面,好的决策最后变成了最糟糕的决策,然后亏损最终将“极大的耐心”蚕食殆尽。

只有被市场的实际价格走势验证的策略才是唯一正确的策略。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带有两面性,一阴一阳谓之道。任何的理论都会包括自己不可以克服的缺陷的一面,技术分析也是如此,正如卡尔·波普“不可以被证伪的,就不是科学。而只能是伪科学”一样,市场中流传的任何一种理论方法,都会有自己好的和不好的一面。同时在好与不好之间一定存在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就是不好的;如果没有超过,这就是好的。这个度会随着时间、条件的变化,出现相应的变化。但不会改变的是相对任何理论,总会存在一点,在这一点以后,理论不会取得作用,相反会出现问题——任何有关技术分析的理论都应该是这样的。所以,在结构分析的体系中,我们一贯的策略就是“不预测,跟着走”。

 

本文由期货入门网http://www.qihuorumen.com整理发布,学习最实战《赢家期货特训课程》或期货开户,请加微信:13535250512(手机同号); QQ:335761278 把手。免费送全套赢家期货基础课程,加期货实战交流群学习体验!

微信二维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期货开户合作网站

  • ·中国期货业协会
  • ·上海期货交易所
  • ·期货市场监控中心
  •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
  • ·大连期货交易所
  • ·郑州商品交易所
  • ·北京期货商会
  • ·央视财经
  • ·新浪财经
  • ·诚邀友好合作.
  • 期货高手名单:
    傅海棠、葛卫东、林广茂
    叶庆均、王向洋、刘福厚
    李永强、冯成毅、殷保华
    陈剑灵、候婷婷、陈海洋
    付爱民、顾伟浩、赵邵文
    于海飞、张文军、汪代亨
    西蒙斯、罗杰斯、索罗斯
    葛定臣、翁文捷、田潮海
    云飞扬、郭小波、杨珊旦
    邱正新、吴洪涛、田潮海
    章位福、汪金华、张冬锋
    陈吉明、李三笑、丁伟峰
    陈晓虎、李佳春、张克伦
    杨金成、石利勇、房世辉
    杜核森、吴东润、张斯祈
    方国治、方杭瑞、韩红政
    任克能、周卫兵、童松桃
    刘卫新、孟庆新、林毅斌
    黄远亮、段金胜、李神州
    梁国根、施泽宇、魏铭三
    黄润华、武黎波、陈文吉
    皮海洲、肖玉航、黄李强
    程小勇、王飞飞、金玉静
    杨德龙、赵克山、苑举正
    钟哨锋、王晓宝、郭施亮
    丁洪波、王月松、吴伟淼
    管大宇、程家军、冯成毅
    汪星敏、公羽捷、李文郁
    郭翼翔、刘卫国、严斯恩
    黄哲、青泽、万群
    韩剑、谢磊、林波
    陈栋、寇健、赵晶
    金韬、刘宾、张革
    刘强、沈良、徐莉
    柴勇、何魏、杨亮
    朱墨、陈东、叶青
    李序、周彬、张锴
    兼山、王成、刘鹏
    王凯、林捷、王雷

我要投稿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股市赢家部落
本站声明:期货入门网作为学习交流平台,网站内容仅供交流参考,投资者根据自身情况作投资决策,期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部分内容转摘自互联网,如有侵犯你的著作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网站隶属深圳丰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所有 粤ICP备14080664号